King And Knight——Fifth
Moor 2016-10-24 11:44:26 转载 举报 3343

我从来没有想到。

有一句话可以如此。

如此让我愤怒。

漫漫长夜。太阳还未从水平线升起。

我遥望着已经成为遥远异国的那座岛上,过去华美的白垩之城。

这种难以言明的情绪,是什么……?

“亚瑟王,不懂人的心。”

像是解开了一道束缚理性的钥匙。

骑士终于发狂了

那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肺腑之言。

「......居然说王不了解人心? 崔斯坦卿......不,所有不列颠的骑士们都误会了。和你们一样,王也是以不列颠为故乡的一位人类,为什么连这点都想不到———」

我不能理解。

是的。明明与我们一同围坐于圆桌之上,那位圣洁的王,不正是代表着最完美的人类吗?为王者不正是更理解了人这一物象的存在吗?这种道理,居然会不知道……?

我很懊恼。

骑士们的表现令我十分的不满。

是的,那样高洁的,完美的王,无可挑剔。

并不是没有人觉得王的样子很可疑。但是持有圣剑的王不会受伤,年龄也不会增长。传说圣剑有著湖中妖精的守护,持有者乃不老不死。

因为这样,没有人会去过分追究一名骑士看来太过娇小的身体,就连让人只认为是少女的面貌,都被骑士们当做俊美的王称颂。

对,高洁的骑士王,始终没有背离自己的行事方式。

选择了正视着自己的过去,将一切完全接纳地,她做出了属于自身的选择。

圣剑在战场上喷吐着光辉。

魔力喷涌而出,但有着类似龙般心脏的王却轻松溢出着负荷

那里根本就没有怀疑的余地。

毕竟那位王者具备了所有的条件。

因此———实际上王究竟是什麼人,没有人去追究。

人民并不需要王。

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名为「王」的领袖。

「王」是谁对他们来说都无关紧要吧,一个能统治国家的工具,一个于战场杀戮的机器。

但是啊,到底———被统治的人们究竟有谁认为王和自己同样都是「人类」呢。

就这样,围在王身边的人开始变少了

王因为常年佩戴那把剑鞘的原因,甚至多年过去,连容貌也未曾改变。终于,恐慌与不信任在骑士们间蔓延,对王的崇拜逐渐变成了畏惧与害怕。是啊,连衰老都不具有的王,真的还是人类吗?真的……还值得我们为他赴汤蹈火吗?

即使我跟一些骑士竭力否认,人们还是不自然的疏远了王。

醉心于王的骑士们,连查觉王的秘密和苦恼都办不到。

在崔斯坦卿离去后,王就很明显感到疲累。作为王的妻子,自然少不了为王操心。

而我也为王的心劳所忧虑。希望多少可以减轻王的负担。

只因为我已是王身边最近的人。

为那个完美的王,献上自己的微薄之力。

这成为了我和王妃的共同目的。 我们一同交谈,认同彼此,互相依赖。

确实,在这段时间里我被王妃所吸引。

不,其实从一开始谒见时就可能已经被其折服了吧。

那样高贵、美丽的女性,是我平生所见最出众的。

而于幕后默默支持王的那颗勇敢、坚强的内心,更让我感到非常的难能可贵。

当所有人讨论我的功耀时,只有她会担心我是否在外风餐露宿

当所有人追问我的对手时,只有她会细心的为我擦拭铠甲。

是啊,最终

我爱上了她

当然,最后

她爱上了我

终于在一天晚上,有了可宣泄的王后,向我哽咽着吐出了那个不该被知道的真相。

王妃会向我坦白王的秘密,大概是因为在王妃心中的重责加重太多了吧。 我知道了王的真面目,了解了王妃的孤独,也察觉了自己的不成熟。

心爱的女人原来一点也不幸福,承受着无法对人启齿的压力。

当得知这场同时毁灭两个人的政治联姻的真相后,一向沉稳的骑士,出奇地愤怒了

但是同时,骑士也陷入了无尽的纠结。

终于,我获知了一切。

终于,我理解了一切。

「王」并不是男人

所有的疑惑全部真相大白

在短暂的惊愕过后,支配我的是无穷无止的愤怒。

那是对所有纯结无垢之物的愤怒。我在那时,对整座不列颠岛都感觉到无以复加的怒气。

原来,原来,是这样!

愤怒的我失去了一切理智。

将无知的少女一生都套在名为王的傀儡里!

这就是,这就是上一代王跟那个魔术师的选择吗?为了不列颠的未来,即使毁掉一个少女的青春年华也在所不惜吗?

不能理解,无法认同。

说到底我也是来自异国的骑士。

也就是说是个外人。和他们生养长大的风土民情、文化都不同。在根本上我和他们的思想就不会有交集。

不同于不列颠人把岛屿、国家放在第一位,

比起国家我更把个人放在前面。

比起国家的幸福我更看重个人的幸福。

若所爱的女性陷入困境,即使舍弃国家也要选择女性乃是法国骑士的信条。

为了心爱的女人,什么不能做呢?

少女舍弃了自己的人生,只为了不列颠的繁荣昌盛。

这样的圆桌,这样的国家,是以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舍弃了一切才走到了现在。

我无法接受。

可是,又有谁理解王呢

骑士质问着自己。

又有谁去理解王的心呢 骑士在内心呐喊。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否定了王的价值!

一定要……一定要有谁来拯救她才行。

我的内心翻滚着如此强烈的愿望。

我和王妃间的不贞关系被那个男人揭发了。

“果然,是这样吗。 您打从一开始就不适合成为亚瑟王的王妃哦,桂妮薇儿”

“———别胡扯了,阿格凡......!”

爬上秘书官之位的骑士知道王的真面目。不仅知道还加以利用,用来胁迫王妃。

王妃被侮辱一事促使我下了最后的决断。

在一些人的怂恿下,王后最终被决定火刑。

那天,

我砍伤无数的骑士,夺走曾是友人的圆桌骑士们的性命,逃进了自己的领地。

我犯的不贞之罪乃为背叛,堕落成了要自称骑士都显得可笑的野兽。

那样就好了,有个男人在心底喊道。因为我得到了所爱的女人。

亚瑟王是活在理想中的骑士。过去的我也是那样。

但是我老了。人类是会变老的生物。不可能像那位王一样永不毁灭。

人类能投身于理想中的时间太过短暂。

我早已不是王所期待的骑士。和王妃间的不贞关系意外的证明了这一点。

犯下如此大罪的我,如何称得上是最完美的骑士?

这样王就知道了我的落魄,知道人类的极限,对于我会被视为不忠者被惩罚这件事我甚至感到安心。

但是———王却说要饶恕我。

那位清廉洁白的王,说要原谅我和王妃。

“吾友。吾之骄傲。吾理想中的骑士啊。
若是你的行动,那么那必为真诚吧。我相信你”

看到那麼记载的免罪状时,我预感自身灵魂狂乱,靡烂的末路。
「............这算什麼」

王难道不爱桂妮薇儿吗。不,确实是爱著她的。

王以一名妻子,而且以独一无二的友人信赖王妃。

原谅践踏那份信赖和友情还从王身边离去的人......?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那句话不过是表现上的东西。

王只是忌于立场原谅我这名骑士罢了。

若我反叛的话卡默洛特才真的会崩坏。

王一定只是将心化为铁,虽然憎恨我这个背叛者但原谅我没有错——— 「怎麼可能。如果那位大人是那样的凡庸之人,那我根本就不会逃跑」

王在前提上就和我们不同。

既不是人,也没有被视为人而扶养成人。

分明是那样,那位大人却想以正确的人自居。

不知道身为人类幸福的人,却爱着人们的幸福。

正有如怪物。超越伏提庚的怪物。

是的,我恐惧了。

......没错。会逃离是出于恐惧。

王是真的原谅了我们。也在祝福我们。

祝福我和王妃。

像是觉得那才是最正确的结果感到安心一般。如假包换只为了守护国家而存在的王。毕竟她只为了那个理由隐藏自己的真面目十年,扼杀自己,就只为了守护人民至今。

......若自己和王处在相同的立场,能够原谅背叛者吗?

不,那个前提就是错的。 旁人是不可能理解的。她的存在方式,难道不就是人类(我们)脑中所描绘的,只为自己方便的地狱吗———

「............」

我究竟是为什么而感到愤怒。

我现在仍然尊敬,并且敬爱王。

但是无法接受那个是人类。

也不能接受。

如果将那个存在方式视为“太美好了”就了事,那才真的和离开城堡的骑士一样。

「桂妮薇儿......折磨你的烦恼,就是这个吗」

现在在心中萌生的恐怖终将变成愤怒、化成憎恶,不断诅咒能永远以理想存在的那位王吧。

虽然是个令人忌畏的未来,但那是像我这样的男人理所当然的报应吧。

「人」不懂王心。


分享到:

发表回复

热度
眉伯 很喜欢此作品
不哭不闹 很喜欢此作品
炉顺 很喜欢此作品
旧.碍 很喜欢此作品
らStruggle扯 很喜欢此作品
改亩 很喜欢此作品
炕狠 很喜欢此作品
不失少年梦近 很喜欢此作品
秒技 很喜欢此作品
孤妄. 很喜欢此作品
承蒙时光不 很喜欢此作品
析汽 很喜欢此作品
相刷 很喜欢此作品
弃宗 很喜欢此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