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破肌伤骨
三途河苍 2016-10-24 15:03:39 转载 举报 6646

*助班苏x医学院新生叶

  苏沐秋拎着两笼大兔子,垂着眼从S楼出来。解剖室所在的Y楼离S楼不远,苏沐秋索性没坐校车,提着笼子一口气走到解剖室门口。

  “谢谢班长。”两笼兔子被班上的学委接了过去,手上突然一轻的感觉让苏沐秋恍惚了片刻,可能因为在大暑天走了一段,有点中暑迹象,苏沐秋想着自己的日程,这个状态不好拿出来迎接新生,于是和老师告了假。

  苏沐秋站在Y楼下等校车,天热,校车的班次也增多了,他等了两分钟就等来一班,等四周的人挤上车,他才抬腿跨进车门,门在他收脚的瞬间关上。他坐不了几站就是校医院,也没想找位置坐下,从前门往后门走。

  车上的学生多是医学院的,穿着白大褂的多,车厢里理所当然地弥漫着福尔马林的气味,熟悉的气味让苏沐秋感到放松,他想了想掏出手机,一只手拉着拉环,腾出另一只手发短信:昨天说不回来做饭,来学校和我一起吃?

  发送。

  很快收到回复:不了,哥哥你忙吧,我自己做个蛋炒饭^^

  苏沐秋这才安心地收起手机,没再回复,又往后门挪了几步。

  在校医院买了药,回家午睡,不到三小时就要正式和他的直系学弟学妹们——也就是他任班主任助理的临床二班的同学们见面了。

  申请成为助班的大二学生很多,有人出于自我挑战的心态想接下这个事多活累的事,而苏沐秋纯粹是出于最现实的目的——获取每天二百块工资。虽然兼职家教带来的收入足够支付他和妹妹苏沐橙的学费,但是他总想让妹妹过得更好,所以在有偿工作的方面格外留心。

  班长,超高学分累计,勤工部部长,成绩优秀专业前三,苏沐秋在激烈的助班竞争中取得胜利,成为光荣的临床二班助理班主任,收获工资200块一天,任期两个月。

  想着初次见面的印象很重要,干净整洁不直男癌不死板,苏沐秋特意找了件新T恤换上,T恤上有挺大的字母印花,他低头看了看镜子里的youth,伸了伸手,出门。

  下午天气依旧热得烦,苏沐秋揣着花名册和学期安排到达集合地点的时候只看到零星几个男生站着,其他女生和男生都打伞站在树荫底下没过来,“临床二班的同学,过来集合了。”苏沐秋挥着手冲那边喊,所幸吃了药又休息没让中暑拖后腿,这一声中气十足,树荫下的人影开始缓慢挪动。

  从树荫底下挪过来的人站到队伍里。苏沐秋展开卷成筒状的花名册开始点名:“季冷,方士谦,吴雪峰…”

  “叶修。”

   “到——”一个故意拖长的尾音。

  花名册念到最后一行,全员到齐,苏沐秋重新将花名册卷起揣好才开始说话:“学弟学妹们好,我是你们的助班,我不喜欢被叫学长,叫我苏沐秋就行,今天的安排……
  “大概就是这些,来我这儿领取学期安排和新生手册之后,就可以回宿舍休息了,军训后天开始,誓师大会是明天…明天早上九点。”苏沐秋翻看笔记本确定,“不要迟到,现在,解散。”

  领完东西人走得差不多,还有个人拿着新生手册一脸无所谓地站着,“同学,可以回宿舍了。”苏沐秋走进说,抬抬手看表,“快四点了,收拾好内务就去吃饭吧。”

  苏沐秋长得好,亲善度那是公认的高,交际能力也强,能当选助班带好新生需要的也就是这些了。

  然而那个新生惆怅地看了苏沐秋一眼,“没地方住啊…”

  “啊?”苏沐秋愣,“学校没分配出错了?我陪你去后勤处查查?”

  “不是…”叶修很认真地看着苏沐秋,“我是偷偷来报道的,我家里人——不同意我学医,你看他们都不来签入住协议,我哪能住进去?”

  苏沐秋也是大写的懵逼,读医被家人反对,还这么坚决,自己来报道搞到最后没有宿舍住,也是对医学爱得深沉。

  不过我只是个助班不是你的家长啊怎么解决你的住宿问题,苏沐秋心想,还是开口问道:“你的行李呢?”

  “食堂门口,雇了个人看着的。”叶修回答,看着苏沐秋,“你能帮我找个位置先住吗?”

  苏沐秋陷入沉思,新生住宿出问题也是助班失职,可问题是,第一他自己也没住宿舍里,而是为了方便照顾妹妹也省一笔住宿费,和他妹妹租住在另一个校区附近;第二他又不能代替家长签字帮叶修办入住。

  “这样吧,”苏沐秋终于思考出结果,“你先到我家住,我看看能不能让别的同学多申请一个床位让你住,不过可能要等久一点,开学事多,都顾不上这个的。”

  叶修能找到安身之地也是高兴,“那我先去食堂拿行李啊。”

  苏沐秋万万没想到的是,叶修的行李有三大包,衣服铺盖零食,分类倒是一目了然。
 
  “你找的人,管看不管抬?”苏沐秋站在叶修的行李面前,呆若木鸡。

  “管抬的,”叶修从口袋里摸出烟盒,空瘪瘪的,没烟了,“不过我没钱给他了,所以他走了。”

  “所以只能我俩一起搬。”苏沐秋认命地和叶修一起把东西搬上校车,又从车上一路搬回自己家,他的新T恤汗透了,于是索性把进浴室洗了个澡。

  叶修在苏沐秋租的房子里打圈,也没乱动东西,就只是单纯看看格局摆设,看完一圈他发自内心觉得他助班不是太富裕啊…鞋架上有女款的运动鞋和小皮鞋,叶修咦了一声,刚准备低头近看的时候苏沐秋就从浴室出来了。

  “你在看什么?”苏沐秋边擦头发边问。

  “学长你有女朋友啊?”叶修笑得天真烂漫毫无心机。

  “是我妹,”苏沐秋拉开茶几下的抽屉找出吹风机,插上电呼啦呼啦吹头发,“我有个妹妹一起住,警告你,和她保持距离。还有,不要叫我学长。”

  “行的,苏沐秋,”叶修从善如流,隔着吹风机的轰鸣声把话传到苏沐秋耳朵里,“你对你妹妹真够好的,她两双鞋顶你一柜子了大概。”

  “没那么夸张,而且女孩子不该宠着?”苏沐秋反问。

  “我算是看出来了,”叶修摇头,“是个妹控来着。”

  苏沐秋没否认,继续开着最大档吹头发。

  “那你怎么放心我住进来啊?陌生人不能随便放进家门。我白痴弟弟都清楚的事儿你这么人精能不留个心眼儿?”

  “你是我学弟,”苏沐秋头发吹到半干,抽了插头把吹风放回抽屉,“而且,以前高中的时候我们都和人合租,还不至于连你也防着。毕竟你也看出来了我人精嘛。”

“哦,看来你还是有故事的人啊。”叶修摸了摸嘴唇,想抽烟。

  “你不也是?”苏沐秋笑,“说说你的故事,为什么离家出走学医,我也考虑考虑收留你的事。”

  “其实吧我对医学真没你想的那么大兴趣,起码不至于离家出走,”叶修说,“可是又不想念经管之后回家里工作。”

  苏沐秋这算是全懂了。小少爷离家出走另辟蹊径逃脱继承家业呢这是。

  “好好好我了解了,”苏沐秋没窥探别人隐私的兴趣,而且墙上的挂钟也提醒他要做晚饭了“我现在做饭,你有什么不吃的?”

  “我…”

  “哦你没得挑了,”苏沐秋打开流理台上一个超级迷你的冰箱,食材只剩黄瓜番茄土豆,也是不用多纠结,“就炒个黄瓜,番茄炒蛋,土豆丝…”

  “我去,这也太素了吧苏沐秋。”叶修嘴上嫌弃,人却已经走到厨房,“帮你干点啥呗,坐着等吃也不好吧,你看我还是能帮你做点事的。”

  “那就把米洗了把饭插上。”苏沐秋刀法娴熟切衣服黄瓜片,切好一段整齐码进盘子里。

  “哦。”叶修在狭小的空间里找到米袋,“两小杯米就够了吧?对了和你商量个事…我这儿没现钱了,住你这儿不付房租又不好意思,我就给你干干活你收留我一段时间?”

  “三杯米才够,话说你能干什么活?”苏沐秋头也不回做着手上的事。

  “收拾房间,洗衣服,买菜,饭做得不好我就不说了,就这些我都能做。”叶修也是认真回想了一下自己具备的生活技能。

  “这些我都能自己做为什么要让你做…没事,你安心住下,多个人吃饭而已,”苏沐秋顿了顿,“而且我还是你助班,对你负责应该的。”

  “哦,那谢谢啊。”叶修也没多客气,插上电饭煲电源准备走出厨房,这地儿太窄两个人站着真有点憋屈。叶修想到了什么,突然回头问,“可我没地方睡啊,你看你这就两个小房间,客厅也小,沙发不够我搁半条腿…”

  “这样就只能解剖你才能把你在我家放得下了,”苏沐秋扬了扬手中的菜刀,心情还不错地和学弟开玩笑,“和我睡一张床不介意?”

  “呵呵,不介意,有睡就成,”叶修说,“不过你能不能借我点钱买包烟?”

  “啊?”苏沐秋架好锅开火,“唰”地一下把黄瓜片全倒进锅里,“我家不许抽烟,别说借钱给你,你自己买的我都得给你扔了,我受得了我妹受不了,你别有这想法。”

  “成吧。”叶修摸摸鼻子走了出去,心想为了有个地儿住这烟得戒了。

  晚上六点刚过苏沐橙回来,叶修挺大方地自我介绍了一下,苏沐橙也表示欢迎一起住,三个人又吃了顿简单的晚饭,苏沐橙回房间写作业,苏沐秋忙着回学校开助班会议,剩下的叶修主动把碗洗了然后回苏沐秋的房间整理自己的行李。

  军训,助班得跟着陪几天,这时候叶修算是见识到苏沐秋日常有多忙了。医学院的课表本来就拍得满,苏沐秋不上课的时候都在操场给新生提供后勤服务,中午晚上固定回家做饭,晚饭后出门做家教,再回来已经是九点半,这才开始检查苏沐橙的作业,整理自己的课业内容。偶尔中午能接到个发传单的工作也是午觉不睡就出门,每天还要面对新生们微信短信QQ问这问那琐碎小事的轰炸,勤工部例会也是一周一开,叶修站军姿的时候就想着这人是怎么分身的。

  “累?”叶修戳着碗里一块豆腐,“你刚才都快睡着了,我还是等沐橙回房了才敢问你。”

  “有点,”苏沐秋端起碗扒完最后一口饭,把碗塞到叶修手机“我要中午出去一趟,所以洗碗你洗。”

  “必须的,放心地去。”叶修起身收拾,心想这人不睡午觉床又是他一个人的了,想着又有点辛酸,苏沐秋已经一个星期没在这张床上睡午觉了。

  “嗯。”苏沐秋背上书包弯下身子穿鞋。

  是个忙人,也是个好人。叶修把碗放进水池的时候这样想。

  军训结束得也快,新生们都黑了一层, 脖子手臂上黑白分明印记感人,叶修在家吃饭向来坐苏沐橙的旁边,苏沐秋的斜对面,苏沐秋看着妹妹和学弟的肤色差感叹着人体皮肤的功能和结构如此fantastic。

  “你带我们,也就剩一个月了吧?”叶修漫不经心地开口问。

  “嗯,总算是只剩一个月了,”苏沐秋语调轻松的,“你不知道带你们多费心,我把沐橙养大从来没操过心,是吧沐橙?”

  苏沐橙微笑点头。

  “那是沐橙听话,带我弟试试,肯定一天都受不了,”叶修像是想了想,又说,“不过你这么强,也不一定啊。”

  “是是是,我强我强…你俩快吃饭,叶修你下午就有课了别迟到,我中午招新会议不叫你俩起床了啊。”苏沐秋扒着饭,口齿不清作着安排。

  “下午生物医学还是英语来着?”叶修抬头看苏沐秋。

  “都有,英语五六节,然后生物医学,”苏沐秋顿了顿,“课本都带第一册。”

  “记得挺清楚啊助班,谢谢啊。”叶修也吃完了,回房间找课本等兄妹俩吃完再出来收拾碗筷擦桌子,每天中午都如此。叶修的手是少见的特别好看的那种,天天洗碗除了总有种洗洁精的味道也没见糙了起茧了。“所以以后洗碗就都你来”,苏家兄妹甩碗如甩锅,就这么干脆利落决定了,不过叶修也是让干活绝不推的人,三个人的生活过得比兄妹俩一起,乐趣陡增。

  叶修上专业课和苏沐秋在差不多的位置,都是S楼和L楼两边跑,叶修上完英语课下楼上楼到S楼看着课表找教室,一抬头就看见苏沐秋了。

  苏沐秋和另外两个男生一起跟在老师后头走,老师侧头说着什么,手上比划,神情挺严肃的,看得出讲的是专业性的话题,几个人面上都没什么表情。

  苏沐秋一只手揣在白大褂的兜里,另一只手把有点厚的解剖学课本扣在怀里。

  看上去有点疲倦。至少是在叶修看来。

  其实在旁人看来苏沐秋还是那个有担当永远像是要下一秒挺身而出为任何事情负全责的班长、助班、部长,但叶修是见过他睡前睡后各种时段精神状态的人,而且观察过程持续了一个月,即使苏沐秋克制着不流露出疲倦的神情,叶修还是看出来了。

  苏沐秋也看到叶修了,点点头向他也向走廊上其他医学二班的同学打招呼,叶修抬了抬眉毛没说什么,转身进了教室。

  课业繁重但在叶修看来也算有趣,但是完成作业的过程却不是那么令人愉悦——苏沐秋房间半米乘一米的小书桌对两个人来说实在是小,铺开厚书再放笔记本就没地方下肘了,这时候两人往往会有一个受不了挤滚去餐厅写,但是餐厅的灯又没那么亮,所以还得拿个台灯。台灯这种东西对叶修这种强迫症简直是折磨,光线不均匀写字不能爽,不如睡觉。

  叶修夹着课本笔记本回房,把东西塞回苏沐秋隔给他的半个书柜,爬上床。

  “你就写完了?”苏沐秋从计算用量的题海里抬起头。

  “光不好,难受,明天再说了。”叶修拍了拍枕头躺下去。

  “哦。”苏沐秋又低下头算题。

  晚上十一点五十,苏沐秋的收工。

  苏沐秋躺在床上上网买了个等大的书桌,想着明天把衣柜靠门挪一挪大概能放下。

 

  “我觉得这,你看这,这么弄?这个案例分析你们老师当时怎么讲的?”叶修把课本递到苏沐秋面前,凑到他桌子那边,才发现苏沐秋刚才写作业晃神了,确切说是稍微闭了闭眼。

  “苏沐秋…”叶修声音挺无奈的,“你能不能每天休息好?”

  这是叶修第一次看见苏沐秋显露这种程度的疲劳,也是他第一次出口提醒该休息了。

  “哦,没事,你刚刚问什么?”苏沐秋晃了晃手上的笔,这才惊觉写着“新生儿颅的特征与生后变化”的小标题下划满了曲曲折折的笔印子,“我刚才睡着了。”

  “别写了,去睡吧,明天周末呢。”叶修声音没什么情绪,倒是语调刻意放轻像是怕吵着什么的。

“明天…明天有个初中生数理化补习,一整天呢,大概没时间写作业,”苏沐秋甩了甩头,“就今天写完算了。”

  “我对你简直没有言语了,”叶修摇头,凑近看苏沐秋的本子“心疼你,不当助班了还是忙成狗,你看你这日程排得…”

  “让人怀疑你是不是从新生儿时代就开始习惯性操劳,”叶修接着说,“骨骼闭合了吗?不会忙得忘了吧?”

  “去你的,写作业,有问提问。”苏沐秋也算是了解叶修这人的嘲讽属性了,没跟着放嘴炮。

  “没问题,在苏助班面前everything is OK you know?”叶修继续嘲讽,手上却已经开始收拾课本,“我准备睡了,您就继续操劳命吧。”

  “睡睡睡赶紧睡。”

  期中考试过后重新选课,课表突然爆满让很多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有点无所适从的医学生们感到压力倍增。“我说,要不我也去找个兼职,你看我这吃你的喝你的都两个月了吧?”叶修在饭桌上半开玩笑地说,“我又不是沐橙。”

  “就加双筷子的事,住也没占多大地儿,哥还用你给钱?”苏沐秋夹了一筷子青菜,“我的钱都够,你要过意不去,尽快和家里人商量好回学校住。”

  “嗯。”叶修没再吭声,低头吃饭。

  “明天是周末了,我和导师出趟远门,大概四五天回来吧。沐橙也要去扩展实践了吧?是一星期来着?”苏沐秋说。

  “是一星期,”苏沐橙点点头,“所以叶修要一个人在家待几天了。”

  “没事儿,你们该干啥干啥就行。”

  叶修在这期间找了份兼职,确切的说是两份,一份下午六点至九点的上门家教,一份十一点至次日六点的夜班网管。苏沐秋回家那天下午赶着叶修没课,一个午觉睡着没动弹,突然出声把他吓了一跳。

  “做家教不省心,”叶修对着苏沐秋收拾东西的背影开口,“做网管其实很麻烦也很累,分了精神上课没效率。”

  “你还是找兼职啦?”苏沐秋抿了抿嘴唇笑了,“看着还是不像会干活的人。”

  “确实,你不在家我自己煮面,水放少了面汤糊了才发现没有看你做那么简单。”叶修撑着身子坐起来。

  “所以以后要么好好学要么就一直不学等别人做给你啊。”苏沐秋把衣服从包里拿出来放进柜子,和叶修开着玩笑。

  “我要学的,”叶修的表情难得认真,“希望能分担点吧。”

  “哟,小少爷开窍了?我还以为你只会洗碗呢。学弟有觉悟,我很欣赏你。”

  “或许能让你别那么累呢对吧。”叶修勾了勾嘴角,挺不经意地说了句话,起床穿衣服。

  “所以你是想说什么?”苏沐秋当然听到了那句话,转身不解地看着叶修,正好看到叶修把套头睡衣从头上扯下来。

  苏沐秋回过头。

  “其实吧,我觉得看着你忙我老想不明白,你的奖学金和参加活动项目的收入已经够多了,为什么还要找兼职当助班,”叶修没什么顾及地光着上半身和苏沐秋说话。

  “因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苏沐秋还是笑,“换完衣服一起出去买菜做饭吧。”

  “好,”叶修拿起搭在椅背上的T恤穿上,“一起。”

矛盾普遍而特殊。就像叶修用全部兼职所得买了SWANN—MORTON送给苏沐秋时苏沐秋也买了完整的一套打算送给叶修当新年礼物。

  “这也太巧了,”苏沐橙双手合十感叹,“这个脑回路让我像把你倆开颅看看。”

  “苏沐秋你妹妹将来不得了,脑科主刀没跑了。”叶修看着苏沐橙,想着有这么个妹妹然后成为自己的师妹和自己在同一个医院工作也很好。

  “沐橙学医啊…我想想,还是太累了。”苏沐秋摇了摇头。

  “哟,终于听到你说累了,大半年来头一回啊。”叶修将惊讶表现得浮夸,惹得苏沐橙踹了他一脚。

  “唉这不是放假了吗,喊喊累是常态。其实刚开始不想让你们叫我学长,也是我自己作,觉得这个称呼承担了太多责任和重量…哈哈哈哈一直没和你们讲过,也是很对不起你们。”苏沐秋心情很好地说着。

  “没人在意这个,反正你长得好看学妹们叫你苏沐秋她们乐意。”

  “哦。”

  “叶修你送哥哥的东西不实用,要动刀的课他早就修完了。”苏沐橙打量着桌上两份一样的礼物,转头对叶修说,“你倒是可以自己练习的时候用一用。”

  “自己练习你是说切排骨吗?”叶修很无语地开始觉得这份礼物确实能用到的地方太少。

  “哈哈哈哈哈哈都可以的,看好你。上午教的糖醋排骨学会了?”苏沐秋问。

  “学会了,等下学期结束保证剔成肉是肉筋是筋做给你吃。”

  “下学期…好吧我等着。”苏沐秋冲叶修竖了下拇指。

  “新的一年就要到啦!”苏沐橙站起来,“那也要一起!”

  “嗯,一起!”苏沐秋揉了揉妹妹的头发。

  “怎么着,反正我也跟你们一起呗。”叶修淡淡地笑着。

  “不知道沐橙介不介意多个嫂子。”苏沐秋像是有意破坏气氛,突然很认真地开口。

  “啊?”苏沐橙真心实意地惊讶,“哥哥你有对象了?”

  “还没有,送了套刀片先等等看他的反应。”苏沐秋没看叶修,反而看着苏沐橙说道。

  一时间叶修深陷尴尬紧张窃喜茫然多重情绪,开口说话却依旧嘲讽,“苏沐秋你可以的,看出我心疼你好久了稀罕你对吧,不过你这送刀片的追人方式真是叹为观止。”

  “你不也是?”

  “我去,我送你刀片是要追你吗?送个新年礼物完全没暗示意味,你想多了。”

  “哦。所以你是答应了?和我在一起?”苏沐秋紧追不舍,“你不嫌弃我瞎忙又人精,我不嫌弃你生活废柴,很般配。”

  “你的择偶标准就是互补嫌弃啊,那和我搭伙过日子还真是委屈你了,”叶修稍微叹了口气,“倒是说说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总不能是因为我心疼你。”

  “你猜呗。”



by    liangtingchuan.lofter.com

分享到:

发表回复

热度
拍庙 很喜欢此作品
忠残 很喜欢此作品
挤纹 很喜欢此作品
李胃 很喜欢此作品
陈罚 很喜欢此作品
忽郑 很喜欢此作品
20140102油 很喜欢此作品
忠哀 很喜欢此作品
供爸 很喜欢此作品
版派 很喜欢此作品
吨统 很喜欢此作品
半伤感,扮多尿 很喜欢此作品
角型 很喜欢此作品
竖规 很喜欢此作品
炮洋 很喜欢此作品
顷盼 很喜欢此作品
征肃 很喜欢此作品
说恢 很喜欢此作品
迹命 很喜欢此作品
苏州杭城 很喜欢此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