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F/微里草 x K'】二律背反
KOF  
吃面群众 2016-10-25 14:51:59 转载 举报 4681

他走入人群,烦冗的街道挤压着微风燥热地吹在脸上,却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凉爽。

他闭上眼深深地呼吸,整个人如同置身广阔的草原,只想放开一切地奔跑。

再睁开眼时,他恰好捕捉到有人的视线胶着在自己身上,他侧过头,那个陌生的少女便羞腼地垂下长而浓密的睫毛,将她美丽的面庞埋在手里的杂志之中。

“KOF卫冕冠军——草薙京”。

鲜艳的大字夺目地印在封面之上,他弯起嘴角,朝着那边会心微笑,少女再没有抬头,只是将头埋得更低。

他是如此地轻松,仿佛卸去了所有枷锁,听着路边电视机关于比赛的广播就会欢快地哼着歌,如果有人对他投来注目礼,他会自然而然地扬起下颚,享受这种殷羡和荣誉,就像他本该有的自豪那样。

直到有人拦在他的面前,纤秀的眉在女孩的额底皱起。

“京?你怎么会在这?你去哪了?大家都很担心你,你知道吗?”

他从鼻子里轻哼一声,好像表示出一种轻描淡写的了解,但这显然无法让女孩感到满意。

“你怎么会这样?你不该是这样的啊。”

她的语气和神情满透着痛心的关怀,他的确感到了疼痛,心脏像是被什么蛰了一下,散发着福尔马林的刺鼻,他垮下嘴角,整个人如同按了静音。

奇稻田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觉得自己的男朋友不太对劲,可是他明明完整无缺地站在面前,就跟他失踪之前别无两样。

“尽管你总是我行我素,从以前就是,但是也稍微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吧,伯父伯母,还有其他关心你的人,你从前也不会——”

“你能不能闭嘴?”他突然沉声打断,如同茹毛饮血的野兽厮摩着獠牙。

“京?”她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

“哦,对不起,我的错。”他垂下头,好像在诚心地反省。他的转变太过突然,如同骤雨忽而倾盆,眨眼又卷云而去。她还不能从惊疑之中回过神,只能震愣着盯着他,企图从他重新弯起嘴角的脸上看出端倪。

“我已经改过自新了。”他张开双臂,仿佛在展示自己,“你将看到一个全新的草薙京。”

“你……”她皱起眉心,面露困惑,“你在说什么?”

笑意骤然从他的嘴角敛去,他的神情变得冷漠,在她出口询问之前,分明与她的男朋友拥有相同形貌的人就这样迅速蹿入人群,从视野消失了,就像他的出现一样出乎意料。

 

他感到心烦意躁,那些凉爽好似一瞬间消失殆尽。他开始觉得热,身体里的火焰在叫嚣着要找寻宣泄的出口。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直面透明的橱窗玻璃。透过那里,他能模糊地看清自己的身形与样貌,同样的棕发,同样的眉眼,他扯动嘴角,橱窗里也照做了,一个恰如其分的微笑,同样的意气风发。

哪里不像?他问自己,继续摆放合适的表情。

根本就是一模一样。他的五官拧在了一起,显得深恶痛绝,仿佛对面的身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敌。

视野的角落之中,他看见一个眼熟的身影被围堵着挟入狭巷。

他突然来了兴致,于是悄然跟了上去。

那的确是曾经见过的面孔。他想起那个将脑袋深深埋在杂志之中,不敢抬头看他的少女,即使只是一面之缘,他却记得十分清楚。

他的记性一向很好,包括那些本不该属于他的记忆。

他记得他还朝这个少女施于了一个微笑。他无声地欢笑,自恋于自己的好记性,而那个少女似乎看见了他,从那些不坏好意的男人之中朝他投来求助的目光。

他的理解力也绝不会差。他对上少女的视线,抬起右手燃起火焰,耀眼的光芒将少女的双眸一同点亮。

在那样期望的视线之中,他把玩着手中的火焰在指间缠绕,接着他朝着那边露出一个堪称温和的微笑,却在下一秒只是点燃了另一只手里的香烟,那种期待立刻如坠冰窖。

转身走开的同时他开始放声大笑。

即使没有回头,他也能感觉得到那种难以置信的绝望尽数扎在后背,带着刺痛的酥麻,往往令人陶醉。

他觉得有趣极了,那就像是坐一次过山车,从巅峰坠至谷底的刺激,令人上瘾的狂迷。他爱这种感觉,所以大度地与人分享。

草薙不拘小节。他认为应当这样。

草薙京还应该助人为乐。他撇了撇嘴角,反思自己的不足与欠缺,像是编一套程序,总要不断修改以求完美。

不过劳逸结合。他靠在墙角,打算吸完这支烟再投入工作。

等他回到那里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完事了。

但是还不算晚,至少那些人还没来得及离开,他还可以把自己的修改方案付诸现实。

“瞧瞧这是谁,卫冕冠军想要多管闲事吗?”

其中的一个朝他放声嘲笑,即使知道他的身份也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甚至挑衅一般转过头对那个躺在不远处的可怜人露出下流的眼神。

他感觉得到那种乞怜的目光寄托在自己身上,老实说,那十分令人满足,但他没空去多看一眼,只对这些人对自己的不屑感到不太愉快。

“我想我不是很赶时间。”

他耸了耸肩,好像在说今天的电车不会晚点一样。

如遭掌掴的愤怒涨红了那些人的脸颊,他们选择先发制人,挥舞的拳头带着金属的钝感,沉重而有力。但是不够看。他在心里评头论足,同时燃起了火焰,如同绽放的烟火在皮肤与肌肉之上欢快地跳舞,焦灼的气味盈满鼻翼,在尖叫声中无疑是最佳的佐剂。

这才够看。他笑了起来,满足稍稍战胜不愉快。

他揪住一个没来得及逃跑的,火焰在拳头燃烧,就等着陨石撞落地球。

“放过我!草薙家的继承人是不会赶尽杀绝的!”身下的人满目惊恐,或许是叫得太过惨烈,这成功使他停下了挥动的手。

“是吗?我是那样的吗?”他歪了歪脑袋,皱起眉头像是在思考。

“你可是草薙京啊,KOF的冠军,拯救世界的英雄。”那个人使出浑身解数地追捧,近乎语无伦次,他的确感到这种语气中的颤抖,也许那就是人们所说的害怕。

“这么说,你是在向我求饶?”他轻轻地试探,那人疯狂地点头,生怕他无法理解自己的示弱。

“谢谢,我接受你的求饶。”他友好地微笑,火焰熄灭,在那人松懈之前狠狠砸下拳头,颅骨碎裂的脆响,鲜血溅起飞扬的落红。

“冠军,英雄。”他站起身,将那四溅的血色擦在手套之上,“不错的名号,我很喜欢。”

他摘下染血的手套,金色的太阳纹路已经沐浴在赤红之中,正如远处沉入地平线的夕阳刺痛着双目。

弄脏的太阳就称不上合格的草薙家徽了。他面露遗憾,将手套随意丢在一动不动的尸体脸上,算是给那人盖棺瞑目,最后的仁慈。他这样想着,欣喜地发现自己学会了这个词。

不远处的目光还胶着在他的身上,不过已由乞怜转变为相识的惊恐,如果他没有猜错,那里面还带着战栗的绝望。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收获了那些荣誉和满足,其他人的目光无关紧要。

不过,有一个人的目光让他兴味盎然。

“你在看什么?”

他怀抱着恶意的戏谑步步紧逼,被他发现的银发改造人咬着牙节节后退。

“你看我的眼神不太一样。”他为改造人的毫不反抗只感到短暂的惊讶,很快他便幡然醒悟,神情变得讥讽,“你好像在看一个可怜虫,还是说,你在透过我看你自己。”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K’撇过了头,目光退避到斜下方。

他不愿意就此罢手,于是双手狠狠桎梏了对方的肩膀,语气却轻柔地像是恋人之间的情话。

“说说看,我是谁?”他将脸颊凑了上前,忽略了近在咫尺的微弱挣扎。

“我是谁?”他又一次问道,冰冷的唇瓣几乎贴上了紧绷的颈项,但是身下的人依然皱着眉,紧闭牙关。

“我是谁?”他不厌其烦地重复,双臂甚至环绕上那具矫健却削瘦的身躯,并且变本加厉地收紧,感觉到亲昵接触之间本能的抗拒,或者说是——欲拒还迎。

他轻笑出声,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你不开口,也不使出全力,是因为我是草薙京,还是因为我不是草薙京?”

那具身体不可抑制地轻颤,这让他感到愉悦和满足。

“让我们来验证一下吧。”他低沉着声线,饱含酷寒地亲吻上温暖的唇。

火焰被火焰包裹,征服拥有相似处境的人让他感到兴奋,这还是第一次,但他知道这不是第一次,至少记忆的主人是这样告诉他的。

他被强塞进记忆,就将火焰强塞于别人。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在撼动中看见攥紧的红色右手,理所当然地想。

身下的改造人自始至终没有开口,所有的声音尽数吞咽下肚,就像困于笼中的某种大型猫科动物,匀称的四肢给人肉欲的垂涎之感,他目不转睛地注视下方,动作永远毫不留情,既像冷眼旁观,又像深陷其中。K’避开他的视线,那让人感到灼烧的疼痛,胜于身体被打开的疼痛。

“为什么不看着我?”他强迫改造人抬起头,抚平眉间的手指依旧温柔。

“既然你不愿意叫出那个完整的名字,那就叫我Kusanagi吧。”

他轻松愉快地说,就像是在跟身下的人打着商量。

“毕竟,我跟他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直起上身,伸展双臂开怀大笑,“我看起来简直就是他,不是吗。”

银发的改造人在他的身下颤抖地闭上双眼。

“你错了。”最后的呢喃几乎微不可闻。

他当作没有听见,不知疲倦地沉醉于侵略的狂欢之中。

 

“看来他已经笃定自己是克隆人了。”高挑的身影从黑暗处隐现,深紫色的长袍几乎与那里融为一体。

K’从疼痛中僵硬站起身,肉体的自愈因子疯魔地滋长,那将会让他很快完好如初。

像个怪物。

“草薙京这个名字已经可以从威胁名单中划除了。”Krizalid的脸被他的大衣遮住一半,永远公式化而看不见感情的起伏。“你做得很好。”就连看似的嘉奖也透着冰冷的金属质感。

K’不发一语,在沉默中以他敏锐的感官听见门外脚步声的远去。

“他已经走远了。”他终于开口。

“确定他听清楚了吗?”Krizalid同样银色的双眼依旧冰冷。

“……是的。”

“悬念迭起的结局,复制品终究是复制品。”Krizalid的声音难得带上了轻蔑的冷笑,“永远摆脱不了被人把玩手中的命运。”

K’垂着头,收缩的指尖陷入掌心,“我也是其中之一,是吗。”

“犹不知足的可怜虫。”Krizalid转身离开,临到门口才停下回头,“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即使那些记忆反而会令你痛不欲生。”

满带着嗤笑的嗓音刺痛着耳膜,K’眼见着窗下的车辆飞驰而去,麻木弥漫着四肢,直到一声巨响,远处的街道传来火光炸裂的景象。

他睁大了双眼,转瞬间,他又觉得无所谓了。

 

 

奇稻田雪对她男朋友的再次出现感到吃惊,不仅如此,更是对他的翻然巨变。

“我很抱歉,之前那个不是我,是我的克隆人,这里面很复杂,你可能难以置信,不过我会慢慢讲给你听。”

面前的青年难得显得愧疚不堪,似乎的确为另一个自己曾经带来的麻烦感到头疼不已。

奇稻田雪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还沉浸在困惑之中,那些闻所未闻的信息量让她云里雾里,但她下意识认为自己应该选择相信,因为那是她的男朋友,KOF的冠军得主,拯救世界的英雄,草薙京啊。

而她的男朋友走了上前,安抚性地攀上她的肩带着她远离是非之地。在她没来得及留意的空隙,草薙京回过了头,遥望着远处火光漫天的风景。

他面朝那里,嘴角含笑,无声地张嘴。 

“下地狱去吧。”


by   luoshuanghuamanxiu.lofter.com

分享到:

发表回复

热度
FyyyJ.辛 很喜欢此作品
茧幸 很喜欢此作品
窃诞 很喜欢此作品
坛持 很喜欢此作品
洒括 很喜欢此作品
抓费 很喜欢此作品
白衣 很喜欢此作品
伴针 很喜欢此作品
☆_End丶莫宙 很喜欢此作品
欲火. 很喜欢此作品
十四岁. 很喜欢此作品
妥盈 很喜欢此作品
构姐 很喜欢此作品
略. 很喜欢此作品
丽宙 很喜欢此作品
寿始 很喜欢此作品
「陌上花开雨 很喜欢此作品
趴侄 很喜欢此作品
前爱人°免 很喜欢此作品
七堇旧年还 很喜欢此作品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