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吏青】所以444到底放不放年假?
边境牧羊猫 2016-08-24 10:49:36 举报 2289

从跟薄荷太太关于烟酒僧、泡面和工资的谈话中突然开了个脑洞,真·心血来潮,傻白、傻白以及傻白2333

去年过年开始写,第二季开播前写完,现在总结了才想起来到这来贴_(:з」∠)_。。。在这期间,窝被第二季的设定啪啪啪地打了脸。。。

夏冬青他。。。对泡面其实是真爱_(:з」∠)_ 请看过第二季的。。。忽略关于泡面和鬼界的设定吧么么哒_(:з」∠)_ 

鬼界原创人物形象参考→→围脖@进击的萊斯特 (大大不要打我www

———————————————————————————————

做一下中文复健233毕竟五年没有用中文写超过140个字了233

如果发现神马前言不搭后语或者语句重复或者前后矛盾,一定是断断续续写中间时间隔得太久窝忘了前文了233

给窝的大肥狗哈利

———————————————————————————————

其实是活动获奖文的同系列啦~那个时候还没有楼诚w

卖个灵摆安利!十一月要上第三季啦!

以下正文233

———————————————————————————————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在意的人,其实对你的存在根本就没所谓?


--------------------------------------------------------


       徐徐的白烟蒸腾起来模糊了视线,货架和它上面的包装也因此变作了一团花花绿绿。夏冬青握着笔,思考起了人生。

       这是他这个礼拜第三碗香菇炖鸡了,在这期间他还吃了两碗老坛酸菜和四碗红烧牛肉。

       看,多方便,都不用洗碗。

       等考上了研究生,拿到了文凭,就可以换个好工作,拿更高的工资,离开吃泡面(和被老板压榨)的苦日子,走上人生巅峰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夏冬青,和无数其他考研学子,任由题海蚕食自己的脑细胞,黑眼圈蔓延在下眼睑。

       “粉底遮瑕和打光都救不了你了。” 王小亚一边就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一边补了点儿眼线。

       外表还是其次,日夜颠倒和时不时见鬼的生活还真不是长久之计。

       尤其是老板总是不发工资。夏冬青想不通拿不到工资他还在这儿干啥。

       不发工资他就没有钱买饭吃。虽然老板说店里的泡面他可以随便吃,但是有过连吃一个星期泡面经验的人都知道,任何不同口味的泡面这么连着吃的话,最后也就只剩泡面味儿的了。

       而且,谁特么想连吃一个礼拜的泡面啊!

       泡面,作为一种含有大量防腐剂的食物,吃多了会不会死后连尸体都烂不掉...难道这就是老板下的那盘棋...天呢他要对我的尸体做什么难道是下面那些不能言传的实验...夏·通灵少年·冬青不由得又想多了,然后他就很想摔围裙。

       便利店门外响起汽车的喇叭声,把夏冬青从对人生的思考中拉了回来。刺耳的声音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间显得特别突兀。夏冬青和王小亚看向窗外,莫名特别失望地(?)看见了老板赵吏那辆骚气的SUV。

       得,想曹操曹操就到了。

       “你大晚上的按啥喇叭啊吵死了你这是扰民知道吗!” 王小亚嚷嚷开了,为扰民大业增添了浓重的一笔。

       夏冬青一直觉得便利店的气氛很奇怪,不知道是地段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家店老板身份的特殊性,总之到了晚上这店门口挂着的红色灯笼亮起来以后,这地方就看起来死气沉沉的了。

       所以要说扰民还真不至于。这周围压根就没有民。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在店里挨到天亮换班,与考研复习材料为伴。当然,有时候会有零星的路人买上一包烟,剩下的就是好心陪他的王小亚和那些因为他这该死的眼睛而不得不看见的...那些东西。

       他有的时候就在想啊,赵吏为什么需要他这个夜班店员守在这儿。直觉让他觉得和那些东西有关。反正肯定不是为了卖泡面。

       而现在这个经常占据他对人生思索的空间、扰民的罪魁祸首正缩在驾驶座里,完全没有了往日那骚包(划掉)的范儿:“狗狗狗狗狗!”

       夏冬青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一只体型中等的黑狗,蹲在店门口,正好挡住了进入便利店唯一的路。

       赵吏怕狗。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夏冬青心底幽幽地飘出了一个爽字。

       王小亚不明所以,但是显然也对赵吏现在这副样子觉得大快人心。 “狗怎么了看你怕得那样儿……”她嘲笑着, “等等......”

      “哪儿有狗?”

      “这不在这儿吗……” 话没说完,夏冬青明白过来了。

       王小亚看不见这狗。

       这年头他夏冬青看见只狗都能这么特殊?!

       夏冬青想做一个扶额的表情,但现实情况并不容许他这么悠哉。

       老板还被堵在门外呢。

       狗脖子上有项圈,上面写着名字和地址,看来生前是有主的。夏冬青招招手它就颠颠儿跟上进了店里,让他不知该赞它乖好呢还是默默吐槽宠物狗看来果然是不能用来看家。

       老板停着车,嘴里嘀嘀咕咕“别给它放店里去啊……” 又碍着营造出来的高帅富霸道总裁形象努力使自己显得不那么害怕。

       虽不明但觉厉的王小亚看到他这样儿就自顾自地欢脱了,跟在最后进了店里。


       感官也算是相当敏锐的赵吏吸着鼻子,觉得店里的泡面味儿有那么一点大。但显然他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他停在货架的另一端,与黑狗保持距离。

       黑狗的情绪看起来不高,跟着夏冬青就窝在了收银台的后面,连看都没看狂霸酷拽叼的鬼差大人一眼。赵吏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感到挫败了。

       王小亚虽然看不见,但还是兴致勃勃地想要逗逗小黑狗。她拆了根火腿肠,也不管有没有付钱,就到处晃着企图吸引小狗的注意。

       夏冬青不知道鬼魂能不能吃到她的火腿肠,不过小狗显然并不是很想吃东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把狗狗的想法委婉地表达给王小亚之后,姑娘失望地噢了一身,把火腿肠放进了夏冬青那碗已经冷掉的泡面汤里。

       听说小黑狗没有兴趣对他怎么样的赵吏马上得瑟了起来,对夏冬青周围的泡面味儿和狗都不吃火腿肠表示了嘲笑,并且表示这火腿肠是要算钱的。

       所以你倒是发工资啊。

       赵吏开始接电话,一边喂喂一边向门口移动。

       装,你再装。

       “什么!你逗我?!” 门口传来了难以置信的咆哮,赵吏真的在接电话,并且谈话内容显然让他不那么舒坦。

       “他放假了所以由我顶班?这不科学吧虽然为了三倍加班费我是说年三十到初二上班但也没说要做本来不属于我的工作......喂?喂喂?......”

       听筒里的嘟嘟声表明对方已挂电话,一阵短促的叮声又提示赵吏,生死簿app有新消息。

       赵吏打开app,在长长的屏幕上划拉了一下,脸更青了。

       他打开一个档案,把爱疯10递给夏冬青:“让它在上面按个爪。”

       夏冬青接过手机,上面赫然就是小黑狗的照片,死因一栏是车祸。

       王小亚凑过来看了一眼,仿佛又找到了调戏赵吏的点:“你连狗都负责收?”

       赵吏很是郁闷:“负责这片区宠物的小牛小马攒了一年假期提前放年假去了,上头让我这几天把他们的活儿也做了。还不涨工资!”

       “哈哈你也有今天!”王小亚对任何让赵吏吃瘪的事都能感到很高兴。

       夏冬青这才想起快要过年了。他总是一个人,没人提醒他该回家看看,或是做些什么欢度春节。王小亚倒是想问他过年怎么过来着,还没开口话题就先后被泡面、美妆、黑狗和赵吏带偏得没影儿了。

       赵吏过年不放假,至少前几天不放,那他还放假不?

       等会儿要问问他这个问题。

       夏冬青想着,拿起手机给狗狗看了一下。这动作看起来挺傻的,但是夏冬青觉得这狗子应该能懂人的意思。

       狗子往更里边儿挪了挪,汪了一声。不用懂狗语,在场的人类,厄,还有非人类都明白了,这货不想走。

       “狗都给我找麻烦。”赵吏示意夏冬青把狗栓起来。

       被栓起来的黑狗使劲儿扯着绳子,龇牙对赵吏发出低低的呼声。赵吏不由地退了一步,被他所惧怕的,一条狗,当成软柿子捏的他此刻心情无比复杂。

       他不敢自己动手,而夏冬青的心比较软,不会去硬扯绳子让黑狗的脖子感到不适,尽管它已经断了气很久。

       王小亚看着两个大男人对着一根绳子束手无策,画面有些搞笑。不过跟着夏冬青混多了,加上平时就爱好奇奇怪怪的小说,她觉得这一定是亡魂心愿未了。说得无比自信,无比有经验。

       “你想啊,好多人心愿未了都来找夏冬青,狗不也是一个道理嘛~”

       她说的好有道理夏冬青竟无法反驳。


       “那么老板交给你一项任务。”赵吏不想跟黑狗同处一个空间太久,嘱咐夏冬青快快完成它的心愿,好让他快快完成工作。

       我又不会狗语我怎么知道它的心愿是什么啊喂!

       夏冬青发现自从成为了赵老板的员工,他的吐槽功力大大见长。自己脑内的白字飘出来都可以组成弹幕,刷爆他的世界观。

       老板准备走了,开门的时候问王小亚要不要顺带把她送回家。王小亚双手捂胸:“你想做什么?!”

       这不能怪她,要怪就怪赵吏此人纪录不太好......

       “就你那身材,我完全没有兴趣对你做什么。不上车?不上那我走了……”

       其实大家也是知道赵吏也不是会酱酱酿酿的人,王小亚怎么肯放过这种蹭车的机会,一溜小跑跟上了。

       店里又只剩下夏冬青一个人。

       啊不,现在还有一只狗。

       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夏冬青也没有解读出什么来。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考研教材,封面上写的是英语,不是狗语。他耸耸肩,只得暂时把注意力放回了书本上。书上扭曲的字符还未来得及跳进他的记忆里,门又叮叮当当地打开了。店里迎来了今晚第一批顾客。

       虽说夏冬青的夜班才开始没多久,可实际上天色已经算是不早了。进来的几个姑娘仿佛也并不在意,点了些关东煮拿了些饮料,就在便利店的空桌椅边坐了下来,旁若无人地讨论起新番、声优、新CP,完完全全暴露了她们的死宅属性。

       谈话声不可控制地飘入夏冬青的耳里。原来是天南地北来面基逛漫展的网友,火车晚点让她们这个时间还没吃上饭,住在附近作为东道主的短发姑娘便带着她们先来这24小时便利店填填肚子。而她们讨论的CP啊攻受啊之类的,夏冬青表示他完全不想知道那是神马东西。

       “新的一集你们看了吗?女主居然还玩未婚先孕这种梗,都神马年代了还这么玩现在的电视剧能不能有点新意啊……”

        “不要这样嘛这剧还好啦BG线也是有萌点的啊~”

       “我知道的啦,只是吐槽一下编剧嘛~ 接下来就该来一段情感纠葛最后结婚大团圆结局了。我都能猜到了......”

       两位基友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短发的姑娘好似精神略有不济,失手打翻了关东煮的汤,连带着放在桌上的手机也滚落在地。

       小黑狗忽地站起身,汪汪地朝着那个方向叫起来。

       夏冬青忙放下手中的考研书,抄起抹布收拾了一地的狼籍,顺手将掉在地上的手机捡起来还给了那姑娘。

       “谢谢谢谢......” 短发姑娘略有些慌乱,“还要麻烦你帮我收拾......”

        “应该的,工作嘛。” 夏冬青让她挪了挪,准备把桌子也擦干净,“看看手机摔坏了没。”

       短发妹子拿纸巾擦了擦屏幕,按了待机键:“还好还好,玻璃膜有点碎,里面儿没事。” 说着她抚摸了一下还锁着的屏幕,望着屏保出了一会儿神。

       “你怎么了?没事吧?” 她的基友们问她。

       “没事没事,昨晚睡得不太好......刚刚男朋友发短信吓了一跳......”

       “那咱们先不打扰你啦,明天白天再搅~你快回家休息吧~” 基友们收拾起自己的包包和箱子,站起来准备离开。

       短发姑娘也站起来向外走:“我先带你们去旅馆吧……”

       妹子们又像来时一样说着话离开。朋友八卦短发姑娘和男朋友的近况,而八卦的主角倒也完全没有拉仇恨让人想烧的样子,回答着“就还好啦”“和往常一样嘛”与朋友渐渐走远。

       小黑狗默默地跟在后面,走到门口还是停下了,隔着玻璃呆呆地望着路灯,和姑娘们被路灯拖长的影子。

       她们也看不见它。

       便利店是普通的便利店,赵吏也没在门上装什么符咒,可这玻璃门到底还是隔住了两个世界。

       小狗失望地趴在地上,发出呜呜呜呜短促的叫声,好像在哭一样。

       “她没有忘记你哦。”

       夏冬青的脚出现在小狗的视野里。“我擦桌子的时候看到了她的手机屏保,跟她合照那个小狗就是你吧?”

       小狗停止呜咽,夏冬青继续了下去:“可能她很快接受了你死亡的事实,很快又和朋友一起看电视、见面,讨论剧情,嘻嘻哈哈,为生活和男朋友烦心,但是你的存在,对于她并不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啊。她没有表现出来,也不代表她已经把你忘记得干干净净了呢......”

       夏冬青说着说着自己停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说得出这样鸡汤的话了,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能知道小狗的心思就这么说了出来,更不知道自己又为什么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一人一狗,一生一死,在空荡的店里站了很久。


       第二日赵吏又来的时候,小黑狗特别顺从地按了爪印。他别有深意地看了夏冬青一眼,从此夏冬青多了一个鸡汤小王子的外号。

       夏冬青不打算搭理赵吏,摸摸小狗的头。小狗看了他一眼,颠颠儿地跑到赵吏身边。

       夏冬青挥挥手,小狗却是不走。

       不仅小狗没动,赵吏也定定地看着他。

       “跟我一起去。”赵吏动手解他的围裙。

       “为什么啊!”

       “这事儿没你不行。”

        赵吏和小黑狗站在那儿等着他。

        没你不行。


       于是夏冬青认命地抱着小狗坐在了赵吏车子的后座。

       “抱紧点儿啊别让它跑到前面来.......”

       夏冬青脑内又不自觉地刷起了弹幕,不知道是在吐槽赵吏本人的属性还是进地府居然是开车去还是二者兼而有之…… 渐渐地他开始觉得四周的景物脱离了他熟悉的帝都。不过好在还在他的认知范围内。

       “到了,奈何桥。”

        桥就是普通的石拱桥,就像那些文艺影视作品里描写的一样。旁边搭了个棚,蓝顶的。棚内坐了个人,黑衣黑兜帽。走近了看,手里攥着部水果手机,正在打盹儿,头一点一点,一眼看不清面貌。

       “孟婆,醒醒,干活儿啦!” 赵吏敲敲本身看起来就不怎么安全的民工棚,棚里的黑色物体一个激灵,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来。他揉揉眼睛,脱掉了兜帽。

       “大过年的都不放人一条生路,啧啧。”

       夏冬青这才知晓“孟婆”是个男子。一个年轻男子,长发及腰,丝般顺滑,像某些广告吹的那样。额边一缕也有一撮挑染,白色的。

       大概发片和黑衣服是他们这里员工的标配。夏冬青丝毫不怀疑这撮头发每天的颜色也是不同的。

       “你的屋子呢?” 赵吏打量着孟婆的棚子。

       “上头拆了说要修设备,让我过年期间先凑活着。还不如直接放假呢…… 该摆渡的年后再送来,普天同庆。” 孟婆耸耸肩,转向抱着狗的夏冬青,“哎这小伙儿,年纪轻轻就挂啦?真是不走运。”

       赵吏一把拉住夏冬青:“不是他不是他,是怀里那个,狗。”

       孟婆愣了一下:“就送个狗你还带助手来?” 看来他并不知道赵吏的某些小秘密。

       “我们感情好,不行么?” 赵吏反驳道。可惜他也不知道孟婆的一些小爱好,更加不知道孟婆此刻千变万化的表情下藏着多少个“yoooooooo!”。

       孟婆打开手机里的app,跟赵吏的传输了些什么信息对接了一下,又打开窄小棚子里的一个保温桶的开关,拿一次性纸杯接了些形容不出颜色的液体递到了小狗的嘴边。

       大家都知道,奈何桥边叫做孟婆的人递来的液体会是什么。小狗真的是很通人性。它舔了舔夏冬青的手指,又斜了赵吏一眼,才伸出舌头,吧嗒吧嗒地舔起纸杯里的液体。

       这是一个记忆格式化的过程,然而被删除记忆的是狗,它表达不出,人类也并不能看出什么太大的不同。夏冬青最后一次摸了摸小狗的脑袋,按照孟婆的指示放它一个人,啊不,一只狗,过了奈何桥。

       夏冬青见过很多死别,在这时候却还是升起一丝叫做牵挂的念头。

       叫做孟婆的男子拍拍他的肩说:“放心啦,我刚刚看了资料,这小狗几世未做过坏事,下辈子该轮到做人啦。倒是你,” 他顿了顿,转向赵吏,

       “你带个活人来咱这儿干啥?你俩啥关系?”

       “带个助手帮忙送狗,怎么了?我们的关系嘛~” 赵吏凑近孟婆耳边,“不关你的事~炖好你的汤就行了!” 说着拉着夏冬青走了。

       “狗男男!”孟婆在背后骂着,精神忽然亢奋了,再也睡不着觉,打开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打起字来。

       赵吏的车子驶向便利店门口。过年的气氛已经预热上了。夏冬青可以听见远处传来零星的鞭炮声。

       他侧了侧身子,准备开门,却被赵吏一把拽住:“等等,那边儿有人说悄悄话呢~”

       夏冬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个熟人。

       小黑狗的主人,那个短发的妹子正和一个男孩儿说些什么,车门挡着,又有鞭炮的BGM,夏冬青并不能听见他们说些什么。赵吏忽然取出耳机,将其中一只听筒塞进他的耳朵,头和身体也自然地靠将过来。夏冬青侧头躲过了即将贴上来的大脸,问到:“你干嘛呢!”

       “八卦一下~八卦一下~” 赵吏按下一个播放键。

       “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是那个妹子的声音。

       “这开头,啧啧,老梗。” 赵吏吐槽道。收到夏冬青一个眼刀以后默默收起了自己的弹幕。

       “我也有事想跟你说。” 这是个男声,大概就是旁边那个男孩儿了。

       “那你先说好了。”“不还是你先说。”

       这接下来的台词真的不能说很有趣。夏冬青想不通为啥以前看起来都没有八卦爱好的赵吏会想起来听人墙角这一出。

       并不知道自己被看了戏的两个人互相推脱了一番,按照两个人有事儿讲最终一定会异口同声的定律:

       “我怀孕了。”“咱结婚吧。”

       此处背景应该有烟花。并且也真的有人这么做了。整个画面看起来颇有那么点儿皆大欢喜的意味。夏冬青觉得老套,但又忍不住有些为他们高兴。赵吏伸手取下耳机。车里的暖气让他手上的温度特别明显。

       “散场啦散场啦~回去工作~”

       夏冬青从思索中回过神儿来,觉得他这笑容神叨叨的。


       回到便利店里,赵吏的车开走了。夏冬青独自站在柜台中,看着关东煮热气腾腾地翻滚着,白烟就好像他每晚吃的泡面水汽,模糊了眼前的事物。然后他想起


       他没有问赵吏过年店里到底放不放假。


       也忘记了问他要这个月的工资。


       -真·HAPPY END-


———————————————————————————————


看到这里的话你们一定对我是真爱!

哈利还在生的时候我老想窝砸没投这么好的胎,靠脸吃饭,卖萌度日,睡在铲屎官的头上www 她走了以后我在想她会去哪儿。要是和今生差不多的待遇,不做人也无所谓啊

所以不要觉得妹子和她男盆友的故事老套啦~反正他们也不是主角呀ww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

- 留言取得作者授权后允许署名-非商用转载 -

分享到:
话题回复 发评论
春末。初夏 2016-08-24 11:59
举报  

我养的第一只猫因为生病回喵星的时候,我也幻想过她以后会不会投胎做我的女儿,她辣么可爱辣么贴心小棉袄……
ps:光上班不放假的都是耍流氓啊~

C+渺渺 2016-08-24 12:05
举报  

被小黑狗萌出一脸粉红心心~ (。・∀・)づ╭❤

边境牧羊猫 2016-08-24 16:55
举报  

@春末。初夏 何止不放假,还不发工资2333 员工时不时还被老板调戏23333

看完了?回复一个吧~

发表回复